地产自媒体敲诈勒索触目惊心:有公号年入千万
2018-10-23 09:46:18
  • 0
  • 0
  • 0

来源:新民周刊  

  记者 | 金 姬

  当下做自媒体,怎样最赚钱?炮制10万+吸粉后卖广告、卖产品还是写软文,或者线下办活动?错,这些来钱都太慢了!

  《新民周刊》经过调查发现,由于监管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上,很多自知成不了大V的自媒体在不确定何时会被关掉的“鞭策”下,纷纷干起了敲诈勒索企业的营生——他们如同网络黑社会,不仅定期收“保护费”,还隔三差五“组团”精准打击某家企业,甚至和正规记者或公关公司里应外合,尽量在短期内尽可能地榨取企业的媒体投放费。

  这样的方法,让不少自媒体人打着为粉丝维权的旗号,在扮演某一领域“王海”“方舟子”的同时,收入也高得令人咋舌。而更让人气愤的是,这种违法成本太低,让他们更加有恃无恐。

  谁在被勒索?

  在今年9月底,北戴河阿卡小镇聚集了全国100多家房地产自媒体人,他们不仅像当年黄宏宋丹丹小品中提到的“洗海澡,晒太阳;吃螃蟹,住楼房”,还扬帆出海、参观牧场、沙滩足球、在丛林中进行真人CS大作战……当然,少不了丰盛的晚宴,其间还穿插着歌舞及魔术表演,以及雨露均沾的抽奖环节。

  据悉,这场名为“中国房地产新媒体品牌峰会暨地产自媒联盟5周年老友记”的活动费用由一家在深交所上市的河北房企买单。虽然这些自媒体人都没有记者证,但这个自称拥有600万粉丝的联盟在中国地产界有不可小觑的能量。而对于赞助商而言,至少短时间内,这100多家自媒体不会写他家的负面报道了。

  可以说,这家房企通过赞助活动交了一笔不小的“保护费”。而在自媒体界,房地产是最容易进行敲诈的行业之一。因为房地产项目的货值高,营销费用也比一般企业充足,所以民营房企就成了自媒体人眼中的“肥肉”。

  为什么只是民营房企?在房企工作的几位媒体负责人对《新民周刊》表示,国企有政府撑腰,谁去写负面报道自然风险不小。正常的新闻报道,包括利益各方的采访及观点呈现,而现在自媒体的负面,一般只有一方观点,以点带面,依托于移动互联网,披上负面的外衣,传播速度极快,民企尤其是已上市或拟上市的民营房企,对于这样的负面报道是脆弱的,所以哪里有负面就要去哪里灭火。如此循环下,近年来大家对于自媒体的投放有大半因素是出于“交保护费”,花钱消灾就是最快的处理方式。

  以房地产为例,目前上海几个自媒体大号的创办人由前媒体人及业内人士组成,还有几个由原先的电视栏目转型而来。他们熟悉市场和购房者,了解楼盘运营流程及敏感点,也因此一度成为企业连接准客户的有效传播渠道。而随着市场的变化,这些曾经帮助项目找寻客户的自媒体渐渐撕去了友善的伪装。

  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愿意花钱删稿,是否就说明这家企业的确有问题呢?也不尽然。在房企负责品牌工作的仇先生给《新民周刊》举了一些例子。

  在某家上市房企公布财报之后,自媒体可以盯着里面的数字大做文章。“高负债”是媒体经常报道房企的一个字眼,其实房地产的预售即销售收入也算作负债,只有等拿到竣工证后才能转为收入,因此报表显示负债水平相对较高。房企预售越多,负债越高,反映在财务报表中负债水平相对较高。实际上这类预收款是无息的,无需现金偿还,且最终一定会转为销售收入。当全国自媒体都在盯着碧桂园2017年度总负债9330.57亿元这个数字时,却很少有报道指出其有息负债仅为2148亿元。不专业的报道铺天盖地,企业自白无人问津。

  除了对财报上的数字进行“危言耸听”的解读,房企正常的人事变动也在自媒体的表述中成了“高层地震”“管理层换血”等。这就让房企很被动,传统媒体报道时还会向企业核实情况,但自媒体几乎就是“闭门造车”——不采访,直接材料整合,再加上道听途说的内容,配上一些不明来源的微信截图,一篇所谓的“独家”爆款就此产生!“现在很多自媒体财经报道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演绎,根本不是新闻,更多是添油加醋的八卦,细节都经不起推敲。”仇先生感慨,“但读者就是喜欢这类文章,给了自媒体妄加揣测和评论的底气。”

  举例来说,上海某地块集中了几个新楼盘前后脚取证开盘,某自媒体号找到其中一家开发商明说,其他几家已经投了我,如果我们不合作,在后期的区位竞品对比中,有些话我就不得不说了。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你不投我,我就写你不好。最后这家开发商只得也投了这家自媒体。

  如此手段,在另一家由业内人士转行开办的公众号“XX上海”上无不用尽其极。这个自媒体有大号和小号做配合,小号写负面,大号收钱发广告,一边如此赚钱,一边还四处吹嘘自己的效果如何之好。在取证、开盘等关键节点前,他们会直接找到项目负责人质问合作可能,没有得到投放的回复,第二天就推送负面,并且在文章最后提醒楼盘关注者扫二维码入群。从楼盘信息、到购房注意事项,这些自媒体号瞄准购房者最感兴趣的信息,通过微信、搜索等入口网络了大批购房者及某楼盘的意向客户,这成为了他们可以如此有底气去和开发商谈价钱?经过半年的运营,他们手里的购房者群可以到上百个,每篇文章出来,群里一放,消息会迅速传播开来,除了快速散布不合作楼盘的负面信息,他们还会将合作项目的信息投放到这些群里,去稀释、溶解这些客户。

  然后,这些自媒体转手威胁相关地块的开发商,表示我手头已有成百上千个有意向的客户,如果我写一篇黑稿砸群,你看着办吧……这一方法屡试不爽,开发商大多会以合作方式投放。毕竟任何项目只要找,总能找出不足(户型、电厂距离、风向、对口学区、交通等),而把某个不足无限放大,就可能是一场灾难。前一阵子,“XX上海”就以这个手法拉上其他一个号在上海普陀区某个楼盘拿到了30万“封口费”。“据说这家自媒体现在已经年收入上千万了,运营方也从一个人扩张到五六个人的小团队。”他们的头条文章开价也从最初的几千到现在的10万,并且价格还每月调整,调价前签订的合同一律按调价后执行,态度极其嚣张。几家开放商提到这家自媒体号都表示“几乎这两年在上海有开盘的房企,都受到过这家的威胁。”

  为什么房企要受一家自媒体的气,而不是选择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呢?房企工作人员无奈地表示,一方面是自媒体敲诈手法很隐蔽,取证很难;另一方面,如果你不就范,对方的黑稿影响力很大,哪怕是失实文章,正常程序申诉也要5个工作日以上天,而这早就过了黄金传播的48小时。

  上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主任陆雷对《新民周刊》表示,虽然查实文章是谣言诽谤就能删稿,但由于平台的属地管理原则,如果一篇文章全国好多平台都有,删稿需要中央网信办去协调各地网信办,也要几天时间。这也间接验证了房企工作人员的说法。

  而且,如果自媒体文章只是有一定的倾向性(如不建议大家买这一楼盘),而不是纯粹的造谣诽谤,删稿就不可能了。但这样的文章对于某个楼盘的杀伤力是巨大的,尤其在楼市不景气的时候。

  仇先生透露,北京有个自媒体“XX大哥”,写负面报道更加专业。2016年,“XX大哥”连写了三篇旭辉的负面文章,让后者痛不欲生,导致旭辉高层不得不去北京公关。而在今年8月,“XX大哥”又推出一篇《棉衣和子弹——旭辉融资术》,又把旭辉捧上了天。“这样太没节操了,一张嘴巴两张皮,同一件事随他怎么说了。”仇先生说。

  除了房企,餐饮企业也容易被勒索,因为食品安全问题很容易吸引眼球。例如,上海有很多吃喝玩乐的号,个别自媒体号也喜欢通过写负面新闻来收“封口费”,因为这样比正面推广来钱快多了。但这一套路在2017年大白于天下——去年8月1日,“上海好白相”微信公众号发文,有网友称其和朋友在上海吴江路的“喜来稀肉”聚餐,在烤肉里吃出了疑似寄生虫的东西。

  

为此,“喜来稀肉”微信公众号8月2日发文称,那不是寄生虫,而是猪血管。并称公司已经和上述微信公众号沟通,接洽的“徐先生”提出要10万元封口费,下午六点前到账,否则将再次发送推文。事后查明,“喜来稀肉”猪肉没问题,而公司也向“上海好白相”提出8万元的索赔。

  而在今年P2P频频爆雷的大环境下,一些运营正常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也受到了个别自媒体的“敲打”——直接来问是否有合作意向,否则可能写文章引发用户恐慌,提前挤兑。而在这时,企业为鱼肉,自媒体为刀俎,后者可以随意开价。“喜来稀肉”的前车之鉴,也让自媒体人在敲诈时更加谨慎,不会留下白纸黑字的把柄给企业,一切都是当面或者电话谈,而此时的录音是很难作为呈堂证供的。

  谁在收“保护费”?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果你以为敲诈企业的自媒体人都是乌合之众,那就错了。仇先生透露,现在这一队伍中混入了正牌记者、业内人士、公关公司和第三方评价机构,自媒体的水就更浑了。

  据仇先生观察,在自媒体界,其实有不少在职财经记者,或者家属是财经记者。例如擅长于挖掘地产公司内部人事变动的某个公众号,创始人为前媒体人,而他的现任妻子是知名财经杂志的在职记者,也有自己的号。夫妻俩一搭一唱,在地产自媒体界叱咤风云。

  “很多财经媒体的记者自己开个自媒体号,通过记者身份采访拿料,一虾两吃,发到纸媒上的都是通稿或者温和内容,而自己的号写的都是猛料,为了引流。如果这一条线比较‘肥’,一些不跑这条线的记者也开始自己开号写负面,吸引相关企业来维护。毕竟新闻发布会给记者车马费也就500-1000,但维护自媒体的文章收费是以万为单位的。”

  仇先生担心,记者或者记者家属开的自媒体号,变相成为一种索贿通道。“例如,传统媒体也会有监督报道,如果一家企业找到专门写负面的记者,投这个记者或者其家属的公号,价格可能比投传统媒体的经营费用要便宜,何乐而不为?尤其是上市企业遇到发债评级,抑或是IPO初期,如果是一年20万合作,5万给记者所在的媒体,而15万就打到这一记者指定的账号。企业还会觉得这样一投记者就有把柄在自己手上了,后者不敢写负面了。而这些记者开价很随意。公众号合作的所谓内容也是层出不穷,有原创,也有转发统发稿,反正就是企业求太平罢了。”

  记者因为怕饭碗丢了或者吊销记者证,可能还有所顾忌。而对于那些纯粹的自媒体人而言,就更没底线了。上海有个“真叫XX”的自媒体号,运营人是从金丰易居出来的。这个号也是上海自媒体联盟成员之一。此号运营人曾在某个自媒体培训班上透露,如果有些合作企业账期太长,到账不了就写黑稿,以此督促对方尽快打钱。

  还有些自媒体人还会开个小号,和大号配合来敲诈。因为有时候合作企业是和大号签的合同,为了要更多的钱或者让对方尽快付账,小号有时也会发一些负面,让合作企业很头疼。

  除了记者,地产自媒体还有不少业内人士在做。房企工作人员透露,“XX上海”就是万科出来的,对行业比较了解。

  上海还有一个有名的号“XX卖房”,运营人也曾是房地产从业人员。和其他自媒体号不同,“XX卖房”不接受公关和投放,因此这个号的文章看似特别客观中立,这也让粉丝特别相信它。其实,此号运营人因为以前做中介而手上积累了一批客户,所以他的赚钱模式是做房企项目的分销,赚佣金。今年,“XX卖房”发了一篇抨击某个上海楼盘业主房屋质量的投诉文章,运营人将一个业主碰到的问题扩大到了整个楼盘的质量,就等着开发商找他合作。但因这家开发商不接受分销,销售团队都是自己的,所以没有行动。“第二天一模一样的文章又发了一遍,就是为了恶心你。”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一些无良的公关公司也和自媒体人勾结在一起对付企业。例如某家企业用了一家公关公司,后者知道这家企业的媒体投放预算,告知某个自媒体写黑稿,然后再去假装“灭火”,提出更多的预算,公关公司和自媒体背后分钱。还有的时候,一家企业要撤换一家公关公司,公关公司就会去找自媒体大V朋友帮忙报负面,后者扬言只有某家公关公司搞得定,让企业不敢轻易撤换。

  仇先生透露,现在有些第三方评价机构也在自媒体号上变相敲诈。这些评论看似客观,但从什么角度以什么条件来评,都有门道。而一些企业也开始投放这些所谓的第三方机构。

  自媒体的迅速崛起是这两三年的事,行业门槛低,管理相对松散,未来的前景尚不明确,已经在这个领域分到杯羹的人就想在不确定的发展时间里尽可能多的赚到最多钱,敲诈成为最有效的赚钱手段。

  令人担心的是,现在的自媒体号不仅是竞争关系,还可能组团敲诈、配合勒索。有时企业给了一个自媒体封口费,这家还会放出消息,余下的自媒体如鲨鱼闻到了血腥味蜂拥而至。他们会短期联手,相约一同挖掘负面,约定好发布时间持续打击;而他们的敲诈名单,也往往是对方公号的投放合作商,看到谁家在别的号投放了,他们就会主动联系开发商,表示要合作,开口都是“你们跟谁谁合作了,为什么不投我们”,他们彼此熟悉各自投放价格和套餐,一旦开发商没有“一碗水端平”,也会招致他们持续的负面攻击。也有自媒体写了篇黑稿,在自媒体人群里发红包让大家广为传播,打击互相抬轿子,把黑稿的传播效应发挥到极致。

  黄色新闻今又来

  仇先生总结说,现在很多自媒体起名字很“官方”,如“XX在线”“XX商业评论”或是“XX观察”,点进去一看不是个人号,就是文化传播公司或者网络科技公司,没有一个拥有新闻采编资质,却生产着“新闻”和“独家”。

  在仇先生看来,当下的自媒体和19世纪末美国的“黄色新闻时代”有些类似——当时,美国现代报业的奠基人普利策在他的《世界报》上办了一个漫画专栏,主人公是画家奥特考尔特画的一个发型稀疏、没有门牙、穿着肥大黄色睡衣的男孩。专栏借“黄孩子”之口讲述纽约近期发生的新闻事件,漫画图文并茂,滑稽可笑,因此受到读者的欢迎。而后来以“黄色新闻”专指有关色情、自杀、灾祸、暴力、犯罪等刺激性内容的报道。

  “黄色新闻”有七大典型特征:使用大字号煽动性标题;对不甚重要的新闻加以渲染、夸张;捏造访谈记录和新闻报道,采用易于引起歧义的标题和版式;大量采用未经授权或真实性可疑的图片;报道内容流于肤浅;标榜同情“受压迫者”,煽动社会运动;专挑耸人听闻的事件进行报道,甚至假造骇人的新闻——这似乎就是当下自媒体文章的真实写照。

  可悲的是,现在人人都能当自媒体,而上海自媒体联盟只监管粉丝数10万以上的大号。如果一个人开个小号去敲诈企业,写篇文章再花钱买点击量,由此炮制十万+,通过砸群等形式,像病毒一样恶意传播,这样不就能躺着也把钱赚了?

  房企工作人员感慨,当年自媒体刚出现的时候,很受企业欢迎,因为他们比传统媒体更了解企业的传播规律,而且对企业投放有带客量等指标回馈。谁知这只是浪漫的假象。毕竟,没有约束的行业是没有道德可言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